1. <track id="sdtdx"></track>
        2. <track id="sdtdx"><div id="sdtdx"></div></track>

         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

          臺商“小范哥”的大陸難忘事:助貧困學子10年,他們是一串串珍珠

          圖為“小范哥”范志凌!∈茉L者供圖
          圖為“小范哥”范志凌!∈茉L者供圖

            中新網呼和浩特5月5日電 題:臺商“小范哥”的大陸難忘事:助貧困學子10年,他們是一串串珍珠

            中新網記者 李愛平

            22歲的呂政將自己的人生轉折點歸結于碰到“小范哥”。

            5月5日午間,正在山東工商學院上大三的呂政接受中新網記者電話采訪時說,是“小范哥”把我們這些曾經貧困的學子,當作珍珠一樣擦亮。

            呂政口中的“小范哥”何許人也?他們之間經歷了哪些故事?

            臺商“小范哥”眼中的珍珠

            真名范志凌的“小范哥”,其實年齡并不小,今年已58歲,作為一名臺商,他扎根大陸22年,見證了大陸經濟的飛速發展。

            10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,“小范哥”參與了大陸一家基金會的教育慈善項目,來到他創業的內蒙古自治區尋找需要捐助的貧困學子。

            經打聽,他發現內蒙古包頭市三十三中有很多貧困學子需要捐助,于是和校方取得了聯系,一次性(3年)捐助1個班,每年每生捐助2500元(人民幣,下同),考慮到住宿學子的營養膳食問題,還額外支付了相關費用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按照學校指定的賬戶,一次性給需要捐助的學子打錢,一次打3年的錢!5日,“小范哥”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基于此,很多學子一段時間并不知道捐助人的名字,后來這些學子知道我姓范,就叫我“小范哥”。

            “這些貧困學子其實是埋在土里的珍珠,我的任務是把這些珍珠擦亮!睋y計,過去10年“小范哥”共捐助該校學子500余名,捐資達到400多萬元。

            讓“小范哥”感慨的是,他資助過的學生中很多人已經上了大學,有的參加了工作。呂政正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  “小范哥”鼓勵學子回報社會

            呂政遇到“小范哥”的確切時間是在2015年。那時,他是包頭市三十三中一名高一學生,家境貧寒的呂政,學習優異,但經常為繳不起學費而犯愁。

            直到有一天,班主任告訴他,班里50多名同學的學費不用管了,有人給捐助了,每年2500元,至高中畢業,“當時特別激動,覺得應該好好學習,回報捐助人的大愛!

            高中3年的勤奮學習,最終讓呂政考入了本科院校山東工商學院,同班的其他學子也都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學,其中有部分學子被山東大學、東北師范大學、中國礦業大學等名校錄取。呂政說“能夠考上大學,就能讓我們走出去,擁有更美好的未來”

            呂政第一次見到“小范哥”,是在參加一次冬令營活動,那時他已經上大學,“感覺‘小范哥’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人,他鼓勵我好好學習,回報社會!

            正在上大三的呂政也從曾經的受助者變成了助人者,大一結束后,他選擇去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支教1年。他說“以前的我在接受愛,現在我想盡自己的一份力將愛傳出去,讓更多的人感受到愛!

            大陸市場廣闊,有第二故鄉感覺

            捐助貧困學子只是臺商“小范哥”在大陸22年的難忘事之一,他更為難忘的是,大陸為更多臺青創造了很多就業機會。

            如今已在大陸安家的“小范哥”,其創業地區除了內蒙古之外,還有上海、武漢、海南等地。他感慨地說,近年來,已連續有9名臺灣青年(以下簡稱臺青)加盟到他的公司,最早來的臺青年薪已達150萬元,剛加盟的也能達到30多萬元。

            “小范哥”透露,這些臺青均是國外留學過的高學歷人才,在臺灣本土創業是拿不到這么高薪水的。

            除繼續捐資助學外,“小范哥”告訴記者,當下,他的另一個任務是“讓更多臺青來大陸走一走,看一看,大陸的市場無比廣闊!

            “小范哥”相信,來大陸的更多臺青都會有他22年前的體會,“大陸是創業的沃土,到哪里都有第二故鄉的感覺!(完)

          撑开娇嫩惨叫哭泣,一个人www在线观看高清,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观看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sdtd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2. <track id="sdtdx"><div id="sdtdx"></div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